贛東北蘇區的地雷戰

    地雷戰在很多人印象中,它是抗日時期的產物。電影《地雷戰》那無處不有的地雷,炸得日本侵略者丟盔棄甲,喊爹喊娘,使觀眾拍手稱快,久久難以忘懷。然而早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,地雷戰已在贛東北蘇區廣泛應用,它是贛東北蘇區人民的偉大創舉。
    1928年10月國民黨軍盧興幫部一個團,配合浦城吳鼎元部,還有反動民團近千人,分四路圍攻上梅起義區。中共崇安縣委書記徐履峻率領暴動民眾在敵人必經路上,埋設了一種最原始的地雷名叫挨絲炮。這種炮用鐵鑄成球形,裝上火藥,擊火裝置用鐵絲控制,只要一碰到鐵絲,擊火裝置就會引爆。使敵人損兵折將將一百余人,并繳槍二十余支。第一次顯示了地雷這種土武器的威力。從此,挨絲炮逐漸在贛東北蘇區推廣使用。
    1930年12月,方志敏率紅軍一部在弋陽七星尖大擺地雷陣。當深入我蘇區腹地的敵五十五師一個團鉆進伏擊圈時,頓時山崩地裂,敵傷亡五百余人。粉碎了敵人對贛東北蘇區的第一次反革命“圍剿”。
    贛東北蘇區黨組織和方志敏等領導為使地雷在反“圍剿”戰斗中,發揮更大為例,于1931年春在橫峰密坑辦了個有工人一百五十余人的地雷廠。同時,省蘇還設立了地雷部,各縣、區也成立了地雷部和地雷隊。使造雷和用雷走向專業化、正規化。受到方志敏表揚的省地雷部部長余漢朝,“他每月只用大洋三千元,能造出大小地雷一萬五千個,頂小的地雷,六斤重一個,頂大的地雷,是一百二十斤重一個,二三十斤和四五十斤重的地雷是中等的地雷。”有一次,他試制了一種瓦罐雷埋在田畈中間,在一定距離內做了一道木板墻,然后拉導火線。木板墻被炸得粉碎,地面炸了一個大窟窿。方志敏高興地握著余漢朝的手說:“你真是個名副其實的地雷部長,這種雷殺傷力很大,可以推廣。”
    從地雷的種類來說,贛東北蘇區生產了鐵雷、石雷、罐雷、竹雷、木雷、水雷。從使用方法分為拉雷、挨絲雷、踏發雷、連環雷。
    贛東北蘇區軍民使用地雷最成功的戰例是反第四次反革命“圍剿”。1932年6月,蔣介石發動第四次反革命“圍剿”。國民黨閩浙贛邊“剿匪”司令趙觀濤坐鎮上饒,統率六個正規師及地方保衛部隊共三十六個團的兵力,大舉進犯贛東北蘇區。10月,敵第五師周渾元部、第六師周巖部向贛東北蘇區首府橫峰葛源進剿。
    當敵人出橫峰城來到葛源的第一站鋪前村時,即遭到鄉地雷隊的阻擊。連一個小孩都未見著,敵人就被炸死炸傷二十余人。敵人被炸得“聰明”起來,派人趕牛在前面開路,大部隊在后面跟進。這一著果然靈,敵人以傷亡三條牛的代價,前進了五華里。敵人正高興時,一陣爆炸聲,頓時血肉橫飛,隊伍被炸得潰不成軍,原來是踩到了連環雷。這種雷踩到它時不會爆炸,它的引發裝置埋在前面的某一個雷上,只要這個雷一響,和它連在一起的數個雷同時炸響。敵人戰戰兢兢以五天的時間走了五十里,終于占領了葛源。然而蘇區軍民堅壁清野,一只家禽,一粒糧食,就連菜地里的一棵菜也沒給敵人留下,等待敵人的是用地雷布下的天羅地網。房前、屋后、樹底、水中、床上、門邊、灶里、椅凳,無處不埋雷,無處不是雷。到處是爆炸聲,到處是呻吟聲。短短三天,敵人傷亡二千余人,到第四天,敵人狼狽推出葛源。我蘇區軍民取得了第四次反“圍剿”的勝利。
    贛東北蘇區廣泛開展地雷戰的經驗,受到黨中央的表揚,并向各根據地推廣。1934年5月,中共中央、中央人民委員會在《給戰地黨和蘇維埃的指示信》中號召:“利用贛東北蘇區的經驗,充分使用挨絲炮并各種各式的地雷轟炸進攻的敵軍”。由于第五次反“圍剿”失利,直到抗日戰爭時期,地雷戰才在各抗日根據地普及使用。使日本侵略者嘗夠了鐵“西瓜”的滋味,為中國革命史寫下了光輝的一頁。
买马资料高手解料大全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历史 167cc玩彩票分分时时彩 pc蛋蛋计算软件下载 篮彩胜负体育彩票 贵州+一选五走势图 最新疾风计划 安徽11选五开奖结果图爱彩 我想买时时彩网盘 91超碰国精品 五分彩预测软件